彩票图表走势图 動畫變真人電影在榨干經典IP的價值嗎?-新聞中心-南海網

動畫變真人電影在榨干經典IP的價值嗎?

  【行業觀察】

  如果說2018年是屬于超級英雄片的一年,那么2019年將會是動畫改編真人版電影的天下。《小飛象》《花木蘭》《阿拉丁》《獅子王》《大偵探皮卡丘》和《刺猬索尼克》,這些備受期待的作品之中,有四部都出自迪士尼之手。而隨著上個月迪士尼正式完成對福斯的收購,“米老鼠”家族將“X戰警”、“死侍”、“阿凡達”、“冰河世紀”等著名IP統統收入囊中,迪士尼錦鯉翻身,有望實現大滿貫的預測絕非虛言妄想。但近日上映不久的《小飛象》票房遭遇滑鐵盧,口碑也屢遭重創,迪士尼之野心是否大于其能力的質疑已經越來越多。對于已經宣布要把至少18部經典動畫電影改編成真人電影的迪士尼來說,《小飛象》的撲街讓迪士尼壓力不小,而這也勢必會影響迪士尼打造娛樂帝國的進程。

  時機

  沒趕上白雪公主但打造出了愛麗絲

  從迪士尼的片單來看,今年迪士尼將要上映的電影幾乎全是IP系列影片續集與經典老片翻拍,沒有一部出自原創劇本。在好萊塢持續已久的劇本饑荒和保守傳統的投資觀念下,舊片重拍無疑是好萊塢近幾年來的趨勢,但究竟IP還能熱多久?不論是在原動畫的基礎上進行翻拍,還是已上映真人電影的續集,以動畫長片奠定其地位的迪士尼若是不遺余力地榨干經典IP的各種價值,那剩下的還有什么?

  最初,動畫改編的真人電影并不是迪士尼開創的。迪士尼動畫長片的開山之作是1937年上映的《白雪公主》,但其在之后很久都沒有將此部動畫列入真人化計劃,因為別家公司早已對這個知名故事做了顛覆并大展身手過了。

  2012年的《白雪公主之魔鏡魔鏡》不僅顛覆性地以皇后視角切入,又以一場寶萊塢式的歡樂歌舞作為結尾,雖說表面膚淺,但只在動畫改編的真人化上來說,的確別出心裁。而另一部《白雪公主與獵人》,則繼承了原版格林兄弟的暗黑精神。故事雖然大同小異,但滿滿的中世紀暗黑風。驚人的特效、震撼的場景,再加上查理茲·塞隆以演技和外貌建立起的立體、執著美麗壞皇后的形象,讓這部電影成為童話改編經典之一。此時,動畫改編真人電影有了方向與雛形。

  雖然失去了白雪公主的真人版電影首秀,但迪士尼將改編的大刀落向了1951年的《愛麗絲夢游仙境》動畫,這也是迪士尼近年第一部將其經典動畫系列改編成真人的電影。導演蒂姆·波頓詭異暗黑的奇幻風格,幽默荒誕的劇情,與驚為天人的視覺美術,讓《愛麗絲夢游仙境》的票房持續走高。至此,迪士尼才真正重視起真人動畫電影起來,有了將系列經典動畫改編成真人童話電影的念頭,并借鑒《愛麗絲夢游仙境》的成功套路,以現實狀況顛覆原版故事為開篇,將原版動畫中的世界以電影語言描繪得更加絢爛多姿。

  問題

  徒有其表的視覺盛宴全然失去內容質感

  找到了全新甜頭可吃的迪士尼這下可以理直氣壯地重溫經典,隨后產量高效地出了《魔境仙蹤》(2013)、《沉睡魔咒》(2014)、《美女與野獸》(2017)與《胡桃夾子和四個王國》(2018)等八部作品(不包括今年的《小飛象》)。從固守通過特效及美術,讓故事的華麗與奇幻升級的刻板套路,到刻畫角色立體的外形,塑造角色真實的性格,再到探討原作中的主題,并在此基礎上增添議題,影射社會現實……走在真人童話改編路上的迪士尼,也一直在學習與成長。

  三張圖分別為《愛麗絲夢游仙境》《沉睡魔咒》《胡桃夾子和四個王國》真人電影劇照,不同的故事被迪士尼做出了相似的氣質。

  但無論是幾乎一比一地復刻經典,還是大刀闊斧地顛覆性嘗試,幾部下來,迪士尼的真人童話改編作品大多是饕餮華麗的視覺盛宴,而在徒有其表的袈裟之下,便是單薄孱弱、缺乏邏輯的故事情節。這種全然失去了內容質感的作品,對于看多了色彩鮮艷、場景宏大的我們來說,只不過是歐美電影工業化下的兒童電影產物,全然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創意和突破。也許唯一的亮點,就是迪士尼拍的真人電影基本上全部都可以劃入緊跟女性崛起的“大女主戲”的范疇,但長期的女性主角也讓迪士尼落得了一個“公主病”電影的外號。

  不管怎樣,新瓶裝舊酒,經典的童話故事在越來越精致的視效還原下,除了帶來畫面沖擊,還有什么新的東西嗎?我們在大銀幕上看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翻新、重啟,而故事的內核依舊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古老童話傳說,創意的匱乏讓這些經典只是換了一種演繹的方式,讓我們再次感慨如今的創作者是多么“不思進取”。乏善可陳的故事,一遍遍地重復著前人的工作,并未有多少迎合時代的顛覆或改變。那到底,真人改編童話的意義在哪,只是多了演員代替CG的區別么嗎?

  出路

  迪士尼想抓住觀眾要將重心放在IP選擇上

  說到CG,即將在今年暑期上映的迪士尼經典動畫電影的真人版本《獅子王》,完全沒有真人參與演出,全部運用電腦CG動畫,便被很多人詬病它是一個“假真人版”電影。到底這種電影還能算作真人動畫電影嗎?回顧此前的真人動畫電影作品,《愛麗絲夢游仙境2:鏡中奇遇記》和《奇幻森林》雖有演員參與,但是從感覺上來說更像動畫片。我們可以推出一個疑問,動畫電影與真人動畫電影的分界點究竟在哪里?

  三張圖分別為《奇幻森林》《小飛象》和《獅子王》劇照。

  接下來迪士尼的真人動畫電影,從定好了劉亦菲主演花木蘭,甄子丹、鞏俐、李連杰參與主演的《花木蘭》,到改編自1961年迪士尼經典動畫電影《101忠狗》中大反派庫伊拉(Cruella)故事的電影《庫伊拉》;從與《白雪公主》同一個世界觀,“白雪公主”的妹妹“紅玫瑰”的真人版獨立電影《紅玫瑰》,到與1940年經典同名動畫電影的故事較為不同,會更為貼近由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所著的意大利原版本的《匹諾曹》,每一部都被給予厚望,而背負的也是經典動畫IP的光芒壓力。

  除此之外,迪士尼接下來的計劃里還有重啟1937年《白雪公主》、1950年《灰姑娘》里的那位王子為主角的《白馬王子》、1989年《小美人魚》、1996年《鐘樓怪人》和2002年《星際寶貝》的同名真人動畫電影,其流媒體平臺“Disney Play”還有《石中劍》《小姐與流浪漢》和《彼得潘》等翻拍之作。對于迪士尼來說,以上這些經典作品已經有了大量堅實的群眾基礎,無論是改編還是翻拍,都是相對市場風險而言的保險之舉。但若改編得當,則會爆款得利,從而衍生品聯動,實現IP本該有的價值。但若再度迷失方向,接連失利,則不僅對IP本身的品牌有所影響,對迪士尼這個老牌童話王國的創作能力也會有很大的連帶性負面影響。

  尤其是,隨著近日奈飛的動畫劇集《愛、死亡與機器人》的高開高走,能夠看到如今的CG技術越來越發達。我們能夠預測的是,未來的動畫片將會越來越像特效大片,有真人演出加上大量CG鏡頭所成就的真人動畫電影,其成敗則更多地在故事之上。歸根到底,迪士尼若要真正抓住觀眾,則要將重心放在IP的選擇上——究竟什么片子值得去做真人化改編?畢竟,真人電影打動我們的是角色,是故事,是人性的議題。老的觀眾已經長大,新的觀眾并非看不出套路,迪士尼必須帶著所有的童話,與時俱進。

  秋小墨(影評人)

原標題:動畫變真人電影在榨干經典IP的價值嗎?

責任編輯:吳嬋

電影

透過電影觸碰世界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彩票图表走势图